逐夢海洋 與鯨豚共舞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委員風采 >

新聞發布時間:2017-10-17

逐夢海洋 與鯨豚共舞

——記三亞市政協委員、中國科學院深海科學與工程研究所研究員李松海

 

 工作-三亞2_副本.jpg

 

對于一位科研人員來說,愛國就是把愛國之情和報國之志融入到平常的工作事業當中。李松海就是這樣一位在日常工作中默默踐行著自己愛國之情的科研人員,他曾放棄國外優異的條件,選擇回到祖國到三亞開展有關海洋哺乳動物的研究。

 

大山里走出的勤奮學子 為祖國放棄國外優渥條件

 

出生于江西偏遠農村的李松海,從小就給自己定下了“走出大山”的目標。雖然名字里有一個“海”字,但在考上武漢大學之前,李松海不僅沒有見過大海,甚至連江都沒有見過,直到第一次到了武漢,李松海才真正地見到了長江。

在大學里,李松海學習一直很勤奮努力,并在大學畢業后直接考取研究生,碩博連讀,之后還前往美國從事博士后研究。經過不懈努力,李松海逐漸在學術界取得了一定的成就,獲得了很多榮譽,但李松海心理一直惦記著自己的國家。

“在國外時我一直有著一種陌生感,我還是更希望回到生我養我的祖國工作。”李松海說。在聽說祖國將在海南建立中國科學院深海科學與工程研究所(以下簡稱“深海所”)時,李松海選擇放棄了自己在新加坡優渥的工作與生活條件回到了祖國的懷抱。

2012年,李松海作為深海所首批引進的中國科學院“百人計劃(A類)”人才,加入深海所開展研究工作。隨后,李松海便在三亞這個他認為最適合開展海洋哺乳動物研究的地方,組建起了一支國內少有的,專門從事海洋哺乳動物和海洋生物聲學研究的科研團隊。截止目前,李松海和他的科研團隊已承擔或正在承擔國際合作項目、國家自然科學基金項目(包括1項海南省內目前唯一的“國家優秀青年基金”)、國家重點研發專項課題和中科院及各類省部級科研項目20余項。

2015年,李松海還被國際同行推薦擔任美國聲學學會生物聲學委員會委員,也是委員會中唯一一位中國委員;2015年11月,李松海又受邀擔任了PLOS ONE期刊編委會委員;2016年6月被國際同行推薦擔任國際海洋哺乳動物學會科學顧問委員會委員,為12位委員中唯一一位來自亞洲的委員。

自2002年起,李松海就一直致力于海洋哺乳動物與海洋生物聲學(生物聲吶)研究。多年來他既注重實驗研究、探索基礎性的科學問題,又努力將基礎研究與相關的應用如珍稀動物保護和生物聲吶仿生相結合,在海洋哺乳動物發聲及齒鯨動物生物聲吶特征和機理;海洋哺乳動物聽覺能力以及與海豚生物聲吶相關的聽覺機理;海洋哺乳動物“被動聲學考察”及相關生態學研究等領域取得了很多創新性研究成果。自2005年以來,共發表SCI收錄論文37篇(注:SCI即科學引文索引、與EI(工程索引)、ISTP(科技會議錄索引)是世界著名的三大科技文獻檢索系統,是國際公認的進行科學統計與科學評價的主要檢索工具,其中以 SCI 最為重要)。

李松海在學術方面的主要成就包括:揭示了幾種珍稀瀕危海洋哺乳動物發聲的物理特征、生物聲吶運用策略、產生機理及環境適應性;揭示了中華白海豚和瓶鼻海豚等齒鯨動物的聽覺能力及與生物聲吶有關的聽覺機理;在國際上首次發現齒鯨動物聲吶系統中存在“過補償”現象以及存在“雙成分”生物聲吶控制機理,同時,還發現野外海豚可能跟人類一樣存在老年性耳聾現象;

 

打破傳統定論 重視每一種海洋哺乳動物

 

中華白海豚,是國家一級保護動物,通常生活在水深不足20米的近海海域。主要分布于印度洋和西太平洋的亞熱帶和熱帶近岸淺水水域,包括東印度洋、東南亞水域、中國東南沿海近岸水域等。因其數量稀少又被稱為“水中大熊貓”。

此前,學術界曾一致認為,中華白海豚在我國僅分布在臺灣海峽兩岸、汕頭、珠江口、湛江雷州灣和廣西沿海等大陸近岸海域,其最南端的分布區域在北部灣和雷州灣,從未有科研和保護工作者認為在海南島周邊會有中華白海豚存在。

李松海表示,因為海南島遠離大陸,與陸地之間又相隔著瓊州海峽深水航道,一般認為,中華白海豚不會選擇越過寬廣深邃的海峽到海南島附近海域棲息,這不符合中華白海豚通常的生活習性。也因此,海南島附近海域沒有中華白海豚生存在很長一段時間里是學術界公認的定論。

然而,就是面對這么一個人人都不會懷疑的定論,李松海帶領自己的團隊在海南島西南海域,利用常規生態學考察方法輔以被動聲學監測的方式首次發現了中華白海豚的蹤跡。“在此之前,我們團隊也曾多次出海尋找中華白海豚的行蹤但都無功而返。”李松海表示,一開始團隊成員基本每2-3個月就會出海一次,雖然搜尋了很多次卻一直沒有收獲。

面對多次的搜尋無果,李松海并沒有輕易放棄。“通過對附近海域眾多漁民的走訪我們發現,在三亞附近海域的確有中華白海豚出沒。只要有一絲希望,大家誰都不想輕易放棄。”李松海說。經過一年多的努力,2014年10月李松海及其團隊成員終于在三亞水域發現了中華白海豚的身影。

在此之后,李松海和團隊成員又多次在考察中發現中華白海豚群體。截至目前,在海南島西南海域可以通過影像等資料確認的中華白海豚個體數量已經有170多頭。這個數量在國內已知的中華白海豚群體都是不多見的。現在,李松海和團隊成員也在嘗試解開中華白海豚為何會出現在三亞附近海域的原因。

也許在別人看來李松海帶領團隊一起在海南島附近海域發現中華白海豚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壯舉,但在李松海的眼里卻只是一件很普通的事情。“研究海洋哺乳動物是我的工作,任何一種海洋哺乳動物在我眼中都一樣的重要,無論它是中華白海豚還是其它的海洋哺乳動物。”李松海說,自己的工作就是研究海洋哺乳動物,自己只是在做好本職工作。

 

努力架起橋梁 增進大家對海洋哺乳動物的了解

 

除了對海洋哺乳動物的研究外,李松海也在努力增加人們對海洋哺乳動物的了解,讓更多的人去了解并保護海洋哺乳動物。

李松海表示,雖然近年來大家對海洋生態環境保護越來越重視,但是卻仍然面臨著許多實際的困難與難題。

以科研方面為例,目前,國內在海洋哺乳動物研究方面就存在著科研力量不足的情況。“國內專業從事海洋哺乳動物研究的科研人員可能還不過百人。”李松海表示,而在大洋彼岸同樣擁有廣闊海洋面積的美國,專業從事這方面研究的科研人員可能在數千人之多。

不僅僅是科研力量的薄弱,在保護意識方面也有許多不足的地方。“至今很多人都不清楚海洋哺乳動物的獨特性與保護海洋哺乳動物的重要性。”李松海說,海洋哺乳動物不同于一般的海洋生物,它們是哺乳類中適于海棲環境的特殊類群,是從陸上再次返回海洋的特殊生物,屬于二次入水生物。

同時,海洋哺乳動物的潛水能力、游泳速度、回聲定位、體溫調節和發達的智力等方面對于人類未來的發展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以聲吶技術為例,雖然我們人類也掌握著十分先進的聲吶技術,但與海豚等生物天生的聲吶系統相比,仍顯得遠遠不足。”李松海表示,海豚身上的聲吶不僅僅能探測到水里的目標,甚至還能探測到深埋在泥巴之中的目標,可以穿透整個目標,如果人類能擁有類似海豚那樣的聲吶技術,那么對于海洋的探索將具有重要的推動作用。“不僅僅是聲吶,海洋哺乳動物身上還有很多獨特之處值得人類去研究和學習。”

也因此,李松海希望能有更多人去了解保護海洋哺乳動物的重要意義,而他個人也在為此不斷努力。“我們也在嘗試將對海洋哺乳動物的研究更多的與老百姓的日常生活聯系起來。”李松海表示,架起一座橋梁,增強相互之間的溝通與理解,可以讓大家更加注重對海洋哺乳動物的保護,也能為海洋哺乳動物提供更好的保護。與此同時,也能讓大家體會到更多的樂趣。“比如,對海豚的保護措施到位,那么市民、游客在日常生活中就有更多機會去接觸到這一可愛而又聰明的海洋哺乳動物。”

2016年,李松海成為了三亞的市政協委員,作為一名政協委員李松海先后結合自己日常工作,在中華白海豚等海洋哺乳動物保護等方面提出了多個委員提案。

李松海表示,雖然科研仍是自己最主要的工作,但在科研之外,也希望能通過自己政協委員的身份,更多地提出一些提案,通過提案將保護海洋哺乳動物及其生態環境的重要意義以及如何保護海洋哺乳動物、如何保護海洋生態環境傳達給更多人,讓大家都能更多地了解和明白其中的重要意義。李松海說:“希望所有人都能明白,保護海洋哺乳動物并不是某一個人的需要,而是整個社會發展和人類進步的需要。”

 


委員風采
委員風采

三亞風采

更多>

比特币暴跌怎么办 不要机选彩票 网页游戏作弊器 老时时号码结果 上期六台彩开奖特马是多少 赛车pk拾投注 广西快乐十分app pk直播记录查询 今晚平特马开奖结果 湖南福利彩票动物总动员群 pk10冠亚和值3 博远棋牌 海南麻将牌型 安徽快3 今晚特马码 甘肃快三开奖结果今 送彩金娱乐